清人碑帖融合创作方向与当代展厅书法

本届兰亭展作品给笔者的两大主要感受一是对清人碑帖融合创作风格的理性借鉴,二则是对简洁大气创作形式的复归。而仔细想来,这后者又恰与前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清人碑帖融合创作方向与当代展厅书法
 ——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观后感

文 / 王晓亮

来源:《云南美术书法》2015年02期,总第03期


2015年4月,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颁奖,数百件翰墨佳作正式与观众见面。作为当代中国书法的最高奖项,历届兰亭奖的评选和奖项得主及作品展览都是圈内热议的话题。毋庸置疑,随着书法事业的发展,以中国书协为代表的组织机构在评选的公开、公平、公正性方面,在评选的专业化、科学化、效率化、透明化等方面都在不断取得长足进步,奖项与展作的社会认可度也是较为令人满意的。

笔者因地利之便,多次参观了本届展出的佳作奖获奖及入展作品,欣赏学习之余,对此次兰亭佳作奖的获奖作品的一些风格取向、创作手法等进行了一定思考,对当代书法创作的现象与形势做了简要分析,此处,将其中较突出的感受略谈一二。

本届兰亭展作品给笔者的两大主要感受一是对清人碑帖融合创作风格的理性借鉴,二则是对简洁大气创作形式的复归。而仔细想来,这后者又恰与前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本届兰亭奖佳作奖获奖30件作品中,以清人碑帖结合的书风为取法之源的创作占有较为突出的比重,如一等奖获奖作品《行书王勃诗郊兴轴》、二等奖获奖作品《行书唐人五言律诗中堂》、三等奖作品《行书杨守敬学书迩言轴》较明显的取法于清人赵之谦的行书书风;二等奖作品《行书董其昌书论中堂》、《行书杜甫诗三条屏》、三等奖作品《行书自作诗词中堂》则较多的借鉴了清人何绍基的行书风格;另如佳作二等奖作品《楷书王羲之兰亭诗中堂》、《行书四言联》等作品或多或少的透露出作者取资于清中后期赵之谦、何绍基、沈增植等人的书法创作倾向,如果将视野放宽,在近两百件入展作品中,此类创作也占据了相当的比重。可以说,取法清代赵、何等碑帖兼融流派的书法创作的大获成功是笔者对本届兰亭奖佳作奖最直观的突出感受。而这一现象的出现,同样可以带给我们思考当下中国书法发展的重要参照。


 

【左】冯岩《行书杨守敬学书迩言轴》  【右】曾锦溪《行书董其昌书论中堂》

 


自兰亭奖设立以来,作为中国书法的最高奖项,历届获奖作品都对此后数年的书法创作方向起到了一定的风向标作用。由是,关注国展级别的书法创作方向也成为备战下一轮重大赛事的重要一环。古人对跟风趋同现象有“趋时贵书”之诟,事实上,追逐时下流行的审美趣味并没有什么错误,而真正有独立创造精神的艺术家也不会因流弊之扰而放弃初衷,只不过,在当代展厅效应的促发下,官方审美判断的结论通常会被放大化,成为艺术创作者争相模仿的对象。因此中国书法在展厅这一强势传播手段的一段的影响下,经历了诸如“流行书风”、“广西现象”、“学院派运动”等等的潮流,给书坛带来了美术化、形式化、主题化等不同的可能性方向,尽管事后证明,很多的这种可能在过度发展或误入歧途之后并未给当代书法带来预想的正面效应,但我们不应否认的是,三十年的书法展厅为当代中国书法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中坚力量,更为中国书法培养了大批的欣赏者、批评者。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才认为,本届兰亭奖佳作奖作品的取法清人碑帖融合的创作倾向有其作者创造的偶然相和,同时也有着历史环境的必然相近。

具体说来,由清中期所兴起的书法碑派与碑学在经历了晚清、民国的发展后,到建国后乃至八十年代,实际上成为中国书法发展的主体方向,帖学的很多范本、笔法、审美情趣被迫居于非主流地位。而这一现象在改革开放后有了改观,随着书法热的发展,书法专业团体的规模化,及书法教育的日益普及化、序列化,书法创作者对前人的碑帖观念有了新的认识,其中又相当多数量的书家开始重新重视帖学的传承与推广,另有部分书家学者开始对清人的碑帖观念进行批判总结,在这样的变化过程中,以赵之谦、何绍基、沈增植、于右任等为代表的以帖派笔意写碑派字势的风格和方法受到一定质疑,也逐渐被锐意追新的书家所绕开,以笔法细腻、取径晋唐的帖学复兴之风逐渐高涨。然而,面对当代展厅这片开阔广大的展示平台,帖派书法有其不易绕开的短板,即是以精微细腻著称的帖派书风较难展大的问题,当然一条方向是沿着晚明帖学开辟的展大之路继续前进,另一条则是在形式上做足文章,以小作品的拼接、组合、加题跋、加印章等多种形式来遮掩其格局偏小的弊端。后一种趋势在两千年以后的数年间日益受到追捧,成为入展获奖的重要手段。然而,近年来欣赏者对这种过度强调形式效果的应展模式也逐渐显露出审美疲劳,书协组织和书法评委们对之也渐生厌恶之心,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寻找新的创作格局成为当代书法参展者的当务之急。


 

【左】何宗国《行书自作诗词中堂》【右】贺炜炜《行书唐人五言律诗中堂》

 


清代中期,以包世臣《艺舟双楫》为理论代表、以邓石如的书法为实践代表所开启的碑学运动引领了整个晚清至民国乃至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书法潮流。与后期的康有为不同(当然,康有为本身在理论与实践方面也有矛盾,他早年也应受到过帖学影响),何绍基、赵之谦等人虽在取法上靠近碑派,但并未完全摒弃早期的帖学功夫,且在书学实践中将帖派的温润细腻与碑派的开张恣肆加以融合,形成了气象开阔而又内蕴不失的书法风格。事实上在清代中晚期,以客观公正的态度分析碑帖两派的特点和审美风格的书论家还是占多数的,如阮元在《北碑南帖论》中言“短笺长卷、意态挥洒,则帖擅其长。界格方严,法书深刻,则碑据其胜”,他更认为《兰亭序》之所以成为千古名迹,正是因为它体现了南北书风的融合。刘熙载所作《书概》中说“北书以骨胜,南书以韵胜。然北自有北之韵,南自有南之骨”以上二位都能较为清醒的认识到碑帖书法在审美风格、专擅所长上的客观差别,并暗含着调和碑帖的愿望,当然这在碑学取代帖学成为主流的时代还是有了矫枉过正的疏失。沈增植为晚清的硕学通儒,在书法上有其独到的精深见解,他不满于阮元、康有为等将南北书派截然对立的观点,亦不同意对碑帖强分高下,认为两者是相互贯通的、可以互相印证。沈增植强调碑帖风格的相互融通,“篆参隶势而姿生,隶参楷势而姿生,此通乎古今以为变也。篆参楷势而质古,隶参篆势而质古,此通乎古以为变也。”沈氏以其高明的见识和不辍的实践力推碑帖相融之道,对后世影响甚深。

实践方面,自邓石如始,其后的何绍基、赵之谦三人可看做清代碑帖相融做的最好的几位大师,之所以说他们成就高,恰恰是因为他们没有过多理念上的束缚,无论是早年习帖,中岁摹碑,还是碑帖并习,他们书法风格的形成都是在自然而然的境界中完成的,因而较少雕琢痕迹。另有两点需注意,一是他们在书法表现上的全面程度,篆隶草行楷,诸体兼善,所临碑刻众多,而自家面目不失。二是,他们的作品格局都较为大气,不在边角细节处作态,这或许与他们的碑学经验有所关系。


 

【左】蒋乐志《行书王勃诗郊兴轴》 【右】娄东升《楷书王羲之兰亭诗中堂》

 


由以上对展厅效果下当代书法的现实困境和清代碑帖相融书风的理论渊源与实践成果之分析可知,近期无论是兰亭奖还是其他国展中对清人碑帖相融书风的借鉴和取法之所以收到了较好的反响,正是与当下书法审美风气的变化及清人碑帖相融书风的特殊价值有关。展厅需要书作的格局与气势,书法的评赏标准需要对传统的把握和创新,这些要求促使作者找寻可供仿效的资源,于是有了书坛近期重要奖项中对清代碑帖相融风格的回归。


 

张胜伟《行书杜甫诗三条屏》

 


当然,对这样一种趋势的分析不应止步于对其合理性的解说,还应关注到其对今后书法发展的启示和影响。对此,笔者简要作出如下判断:第一,对于创作者来说,专精基础上的全面胜过简单的形式造作,诸如邓石如、何绍基、赵之谦等清代书家无论单体书法的评价如何,对其书法表现的全面性,相信是无人不服膺的。这样一种超乎众人的全面修养或许对于书风融合本身即是一条必由之路,刘熙载指出:“南书温雅,北书雄健。南如袁宏之牛渚讽咏,北如斛律金之《剌勒歌》。然此只可拟一得之士,若母群物而腹众才者,风气固不足以限之”。所谓“母群物而腹众才”指的即是如邓、何、赵等博通之才,达到这种修养的书家书风又岂是能以南北之别、碑帖之异来为之定性的呢?因此,书家想要有所突破,全面的修养是不可缺少的。第二,从作品风格来看,在时代风格剧变中的改良派或许更能经受时间考验。若从改革的彻底性来看,邓、何、赵等人的书风是偏于改良的,甚至可以说是保守,因为他们对碑学体势的摹划是以帖学为基础的,这样的风格与狂飙突进的改革派相比,在同一时期或许较少被推上风口浪尖,但当历史沉淀下来,这样的创造或许拥有更长的生命力。魏晋之际的王羲之如是,宋代的米芾如是,晚明的王铎、董其昌如是。这与国人中庸、崇古、无为的思想内蕴有着密不可分联系,是书法审美受到文化精神约束的内在机制造成的。第三,提升到当代书法发展的高度看,深入传统还有较长的路要走,有较多的资源可以挖掘。深入传统一直是近年来书法领域内被提及最多的要求,而事实上,深入传统之路却不如说说这般简单,首先对传统的理解就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当然,不是指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这些已被历史给出答案的部分,而是如何深入古人,理解其艺术表现的主客观条件并对今天的书法发展提供养分的部分。因为时代在变化,人们的审美也在变化,书法艺术创造却一直走的是一条“入古出新”之路,深入传统的目的不是简单的模仿,而应该是在广泛汲取与深入思考之后的创新,在这一过程中,可资取法的对象也不应仅限于帖派、碑派,而是应该更为细致深入到一家一派的某种风格,挖掘其与当下时代精神和审美相匹配的基因。


 

王晓亮,男,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1981年生于安徽阜阳。经济学学士,文学(文艺学方向)硕士,美术学(书法方向)博士,师从欧阳中石先生、刘守安先生、黎东明先生诸师。已在《中国书法》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论文入选全国第八届书学讨论会,获“首届中国书法产业高峰论坛”二等奖,获“届全国高等书法教育论坛”论文优秀奖。作品于“首届中国书画小作品大赛”、“中国书画艺术华表奖”、“第二届吴道子美术基金大展”等比赛中获奖及入展。主持省级、厅级科研项目多项,参与编辑《当代中国书法论文选•书法史卷》,《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史•书法篆刻卷•石刻砖陶书法册》,出版专著《载道.妙悟.玄解——儒释道影响下的中国书法》,参与组织筹办2010年第七届汉字书法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现任教于兰亭书法艺术学院,兰亭书法文化研究与传播中心执行负责人,研究方向为书法文化研究与书法教育。


 


 

返回

或者分享给朋友: